泰妍洁癖

世界第一湛妈

干啊  我真的太爱蓝湛了  怎么会这么招人喜欢这么可人疼啊小叽宝宝😭


我果然还是爱71呜

沉光:

"紧张吗”  “蛮严格的”

“我的第一个选择是,王子异 "

"没有,就想带着他”

“给我一个手,子异的手”

"第一个吗,第一个其实是坤坤”

“小坤你在干什么”“Missing you”

 

"Hold on, hold on ,这个多少钱,我想买” 

"想带你们去看日出”"看到了呢,我也”

“你一定知道我要对你说什么,子异”

 
凛冬大雪,那年春天,日夜并肩

我永远记得,你是否还记得?

这个十月,让我们把爱意永续。

Say it again,see you again,这一次约定好,不奏离歌。

10.1 @漾漾不给咬 @整只烧烧 

10.2 @灿白爱喝忘忘牛奶-忘记   @沉光 

10.3 @_權利.  @医学生不想追星 

10.4 @扑满  @Da舟 

10.5 @好想吃老坛酸菜牛肉面  @雪饼 

10.6 @Primi Passi   @猫粮 

10.7 @+0  @妮科能诗游冰霸 

特邀视频剪辑  @沥青 

特邀海报设计 南北不萧

策划 沉光

签字

无敌可爱(┯_┯)


why do i still love you:





我在摸鱼。芦苇姐妹篇。芦苇竟然还有姐妹篇。


不记得芦苇的话,我讲一下:一个蔡徐坤喝醉吐泡泡的段子。姐妹篇就是王子异喝醉,我跟妹聊天的时候聊到的。






-


 




“谁给他喝的酒啊?”


蔡徐坤人还没到声音先从听筒里杀过来了,他的声音很严肃,严肃中带着一丝忧虑。


“他喝不喝酒你们不知道嘛?”


“对不起。”助理诚恳道歉,眼角有泪划过:谁能想到千防万防,个么没防住米酒哇……


米酒是甜的,小杯,一两,仅此一两。甜味掩盖了度数,王子异一喝,眼睛立刻放大,哇哦,他感慨:甜的耶。


甜的东西他基本不吃,是以这酒他也就喝了那么一点儿,然而有些东西一点就够了。站起来他一个趔趄,助理眼疾手快搀了一把。


“坤坤呢?”他说。


被问的莫名其妙。当然不在啦,没说今儿一起啊。


“找一下坤坤。”他又说,颧骨飞上两抹红。


这时候大家觉出不对了。他们证实哪里不对的方式就是要王子异做自我介绍。


“子异?子异介绍一下自己。”


“啥?”


“介绍一下你自己。”


“哦。”他呆呆的。“我是……王子异。”


完了。所有人心里咯噔一下。居然没有哈嘿呼嚯哔哔哔咘咘咘biubiubiuwoowoo~,一个拟声词都没有。这可不就是完了么。


 


蔡徐坤赶来的时候王子异一众人等站在餐厅后门一条窄窄的街上迎风矗立恍若石雕,大晚上看着怪瘆人的。


他戴着口罩帽子,黑灯瞎火的这身造型纵使扔到亲妈跟前去也要辨认几下,王子异就不,王子异转了个圈精准定位,立刻将自己脑袋安置在他肩膀上了。


“好啦,”他拍拍他的背:“你认得倒是蛮快。”


王子异闷声闷气挤出两个字:味道。


哦,蔡徐坤心想:我明天换个香水我再让你认。


他挥手遣散众人,拖着王子异往来的路上走。要真拖着这么大个子走也不容易,好在王子异相当配合,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以后这样我不管你了啊。”蔡徐坤开玩笑,这种场面也是难得,结果某人脑袋瞬间从他肩头抬起,眉头皱的。


“你不管我了吗?”


“……我管。”


“那你签个字。”


“?”


王子异不知道从哪个兜里掏出个笔来,塞进蔡徐坤手里,又拉着他的手戳到自己脸上,“你名字,签完算数。”


蔡徐坤真是。蔡徐坤缓缓无语,心想我这个字签你脸上,我不如写精忠报国我——个遮瑕笔签毛线啊!


王子异又一把搂住他。“坤坤,”他感慨,“我不止在抱你,我在抱——”


谁?蔡徐坤把笔捏紧了:鬼?


“——我在抱整个世界!”


哦。蔡徐坤面无表情,被人抱着亦步亦趋往前走,还不忘掏出手机给王子异助理发消息:以后你们老板一滴酒都不可以沾了,他啪啪打字:








(威胁)。





芦苇

太可爱了我落泪

why do i still love you:





蔡徐坤脑子不清醒。


他喝了点酒,成了一根不会思考的芦苇,软绵绵,轻飘飘,风吹一吹左摇右晃。他给王子异发语音,他说你谁啊,你为什么在我手机里的备注是,呃,先生?


说完他也没等回复,继续摁住语音讲些车轱辘话,卟噜卟噜,卟噜卟噜,卟噜卟噜卟噜。王子异听得头痛,一个电话打过来,又被他给挂了。


换打字,飞快输入:你怎么了?


蔡徐坤眯着眼睛读:你——怎——么——了。我怎么了?我没怎么,卟噜。


卟噜?


他左右张望一下,神神经经,鬼鬼祟祟,然后压低声音悄咪咪回:不要告诉别人我在吐泡泡。


......哦。


王子异语气立刻变得十分郑重:好,我不告诉别人你在吐泡泡。那你能告诉我你在哪里吗?


蔡徐坤:我在海底。


蔡徐坤:卟噜。


......行,真行。原来海底信号还可以。






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王子异也坚持把戏演了下去。爱让他全能,爱让他睁着眼睛也能说起瞎话。


你看到海绵宝宝和派大星了吗?


他真诚发问,同时迅速点开蔡徐坤助理的对话框进行闪电定位:姐,你是和坤坤在一起吗?


这边不到五秒就回复了,对话框接连不断地冒出来,卟噜卟噜卟噜。


助理:在。


助理:我看着他在。


助理:但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助理:他对着手机讲了一堆。


助理: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王子异:......辛苦了。


然后蔡徐坤的语音如约而至。他嗷一嗓子喊得这边的助理和那边的王子异同时一震。


蔡徐坤:服务员,结账!


助理:他又在叫结账了!


王子异捂住了脸。他感到作为一名男朋友真的要历练很多。


......我知道。他弱弱回答:我就是他叫的服务员......






新晋服务员不知干什么去了,隔了五分钟才回话。好在他态度非常端正,那语调听着甚至有点像哄小朋友。


请问怎么支付呢?


蔡徐坤瘪着嘴巴想了想,先拍了拍左荷包,再拍了拍右荷包,最后嘟嘟囔囔说:你等一下哦,我手机不见了,我找一下我先生。


王子异叹气。举着手机找手机,太厉害了宝贝。


那让您先生来吧,他说:反正他也在路上了。